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昆轻机报》2019年2月28日 第4期

《昆轻机报》2019年2月28日 第4期

遥远的回忆

鲁 瑞

  1970年底我调到昆明轻工业机械厂工作,记得刚来时工厂尚在筹建中,厂区是以前农场遗留下来的几排牛羊廐,且已被早来的职工住满。我和爱人住进了普吉一农户家的小阁楼里,楼下是猪廐,阁楼是木质结构。虽说是春城,但冷风从木板缝隙中吹进来还是挺冷的,我们常常是裹紧棉被,在楼下猪群的哼哼声中入睡。

  工厂由轻工业部投资建设,直属轻工业部领导。按照生产造纸机的模式配套设计的,前期通过轻工部调入的老职工也大多来自北方的造纸机械系统。工厂建成后归入计划经济管理,由上级主管部门安排下达生产任务,先后生产过通用机械、烟草机械、包装机械,等等不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接受轻工部指令,工厂派了一个技术小组到广东参观学习并索取糖机技术资料,我当时在金工车间技术组工作,成了这个小组的一员。记得领队是曾在轻工部工作过的汤工,他是全厂唯一有工程师头衔的技术人员,也是全厂技术总负责人。那时大家都没有系统接触过糖机设备,对糖机都不熟悉。我来自国防科研单位,对糖机更是一窍不通。我们本着虚心学习的精神前去“取经”。

  从历史看,早年中国甘蔗产区主要在广东(其次是广西、云南),规模较大的糖厂和先进的制糖工艺在广东,先进的装备研究、设计、制造技术也在广东(后来我们出差到云南州县的一些糖厂,还碰到过年老的广东籍技术人员,据说,早年广东籍技术人员在云南糖厂工作较为普遍)。那次前往广东,先后到了广东轻机厂和江门化工厂,在江门还特意参观了一家500T糖厂。可惜未逢榨季,工厂处于停歇检修状态。

  那时没有“知识产权”和“技术保密”的问题。大家都是部属企业,有轻工部的指令,对方办事都很爽快,设计图纸资料只管按需要晒制,我们照单清点接受就可以打包带走了。比较难办的是工艺文件,因为全是手写本,无法用晒图的办法解决。那时复印技术很稀罕,工厂根本没有复印机。成熟的工艺文件,不单是材料定额,制作方法和工艺流程,还蕴含对方多次重复生产的经验积累和教训总结,我们当然很珍惜,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手工抄写。

  考虑到回厂后要具体组织指导加工制作,我们几位来自车间的人员,对现场实际情况更加关注,除了和大家一起参观听取对方介绍、交流回答外,常常利用工作间隙和午休时间深入车间实地观看重点零部件的加工。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在江门化工厂,看到人家用小牛头刨加工大机械的情景,当时很受启发。他们的具体做法是,床身底部增设移动装置,卸掉牛头刨的工作台,在牛头刨前挖个大坑,将机架吊装入内,让机架上的待加工面恰好落在牛头刨活动范围内,固定好后利用牛头前后往复运动和床身横向移动进行加工。当看着桥式吊车将500吨/日压榨机机架一下子吊起来,摇摇晃晃运送到牛头刨床前,晃晃荡荡落进大坑时,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心情随着机架的运送起伏不定直到机架吊装完毕,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这种用小机床加工大零件的方法,当时有个时髦的称谓叫做“蚂蚁啃骨头”,另外,在广东轻机厂,看到人家用普通龙门刨改装成简易龙门铣,正在铣削压榨辊上的人字纹的实况,也很受启发。

  那时,广东以500T糖厂为主,少有1000T以上规模,云南地处西南边沿的高原山区,崇山峻岭间有一个个面积不大的坝子算是平地,虽说盛产甘蔗但比较分散,据说除了新建不久的开远糖厂(800T)外,500T规模也不多,普遍是200T-300T的小厂,我们在返程中议论,带回来的是500T糖厂规模的技术资料,是否适合云南的普遍情况呢?在回厂后的汇报会上,汤工代表大家汇报此行收获,话语间就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上述担心。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认知过于落后,当时云南糖厂过于偏小的主要原因,已经不是糖源不足交通运力不够,而是装备技术落后。

  此后我们全身心投入了糖机的试制生产,虽说资料现成但糖厂实际情况不尽相同,更何况我们都是刚入门,在试制中前前后后出过不少问题,大家动脑筋想办法,加班加点渐次攻克难关,终使成品顺利出厂。

  在以后的岁月里,不少同志多次往返于工厂和糖厂之间,协助安装调试,处理制造装配中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糖厂紧张的开榨时间是一刻也不能延误的,连续运转中的设备其检修停歇时间短暂而有规律,平常是不能随便停机的。可是糖机多系单机制作,质量把关除专职检验员外,更要借重设计、工艺、制作、装配从头到尾参与人员的水平和经验及责任心。已经出厂的成品,难免还是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问题,特别是在实行工时工资制之初,问题更明显一些。我们的现场服务人员常常是一边听着用户的埋怨和催促,一边竭尽全力修理,补充完善产品的欠缺和不足。有时还需要紧急回厂重新加工零部件,其中的酸甜苦辣,非言语可以表述,非当事人难以体会。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市场经济渐渐取代计划经济,工厂领导经过不断探索尝试和分析研究,逐步将糖机确定为本厂的主要发展方向。此时,开始生产1000T及以上规模的糖机。大体也在这段时间,进入内地的外商带来的信息是:海外先进糖厂,规模已经达到5000T-6000T甚至8000T,个别还有更大的。1000T以下的糖厂,已经被戏称为“儿童玩具糖厂”。糖厂越建越大除了人所共知的“规模效应”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甘蔗必须在糖分含量最高的成熟期及时收回处理,方能获得最大的效益。国外先进糖厂的压榨期已经缩短到80天,而国内普遍超过100天以上。

  我国早期的改革开放政策,促使珠三角地区经济迅速发展,甘蔗种植迅速萎缩,“东糖西移”成为必然趋势。昆明轻机厂以杨学忠同志为代表的领导班子,认清形势顺应潮流,运用全新理念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营销、生产、技术上,眼光由云南放大到全国,提出主战场设在经济地位远底于广东,而种植甘蔗的自然地理条件远好于云南的广西地区,产品源源不断销往广西。而后又扩大视野,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出口东南亚(越南)糖机的内地制造厂家。

  工厂经过股份制改造后,年轻企业家登上历史舞台,“青出于蓝胜于蓝”。他们纵观海外糖业的供求现状及前景,统揽世界制糖装备的水平及发展,更加集中主要力量于甘蔗糖厂的装备制造上,他们狠抓全面质量管理,注重引进人才,购买先进设备,短短十多年间,公司突飞猛进,成绩斐然。

  几年前,一次我们退休多年的老同志应邀回公司参加活动,车间里正在生产制造10000T糖厂的设备,站在机架前,仰视高大墩实的万吨压榨机机架,心中既有几分欣喜更有几分敬畏,遥想多年前在广东第一次看到500T压榨机机架时的心情,回想工厂几十年曲曲折折的发展历程,几代人的艰辛劳作和奋勇拼搏,一时心潮起伏,感慨万千。

  当新厂房落成之际,刘长战董事长和其他几位年轻的公司领导陪同我们参观。新厂房空间开阔,宽敞明亮,装备齐全,排列得当,整齐洁净。此时,许多历史画面一幅幅又在脑海中浮现,建厂以来的历史进程一下子浓缩到眼前。今昔对比,真有天壤之别。就人才而言,从建厂初期只有一位工程师到现在人才济济,高职人员众多;就能力范围而言,从加工小零件到按图加工小型糖机,再到可以成套设备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大型糖厂工艺设备;就装备而言,已经有了多台电脑控制的加工中心,有了电炉炼钢……;就市场而言,已经从覆盖一省一国拓展到亚洲、非洲、大洋洲、拉丁美洲的全球大市场。更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在岗人员仅有工厂鼎盛时期的三分之一,而产值却是那时的好几倍,利税也同步增长。

  站在新厂区高高的山顶上,视野开阔,心旷神怡,忽然想起一句古诗“一览众山小”。

  今年是轻机厂在昆明建厂50周年,公司前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前路永无止境。希望全体员工在公司党委和董事会的带领下,戒骄戒躁,再接再厉,挑战自我,不懈努力,继续前进。(作者系公司原总工程师)

 

董华副省长来公司调研

  (本报通讯员 王晓宇)2019年2月22日上午,云南省副省长董华、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黄小荣、省工信厅副厅长唐文祥、昆明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陈勇等领导一行到昆明克林轻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工作调研,公司刘董携部分高管及年轻干部参加了调研活动。

  调研中,各位领导参观了公司总部办公楼,通过刘董的介绍了解了公司的发展历史和艰苦创业历程。在随后的调研座谈会上刘董代表企业向各位领导做了工作汇报。刘董说:昆明克林轻工一直专注于制糖设备的研发和制造,客户已覆盖云南、广西、东南亚、非洲、南美洲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在泰国设有加工厂,在广西、香港、澳大利亚设有分公司。企业竞争力在国内制糖装备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在国际制糖装备行业也具有一定影响力,近年来累计向国家上缴税款近2亿元。企业响应昆明市政府退二进三政策要求,2015年底将生产基地由大普吉搬迁至富民五金工业园,2018年10月公司总部由大普吉搬迁至五华区科技路211号。企业在发展中得到了省市各级领导及昆明高新区的大力支持,特别在生产基地和总部办公区搬迁中,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协调解决了很多的问题,使我们的搬迁得以顺利实现。刘董表示克林轻工将继续努力,响应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的号召,挖掘海外市场潜能,做好业务延伸。

  听了刘董的报告,董华副省长对公司近些年取得的成绩表示赞赏,同时对克林轻工提出了几点要求:1、企业的长远发展离不开体制的保障。特别在传统制造业中,新老交接工作尤为重要。看到克林公司有这么多年轻干部逐步肩负起重要岗位非常的好,希望公司在体制结构上能做好创新,以适应企业的发展需要;2、国家正在推进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新技术的落实,政府也有相关扶持政策,希望公司能借助智能制造提升加工水平和管理水平。有效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希望企业能积极跟进政府相关指导政策;3、希望企业借助资本市场力量,加快发展产业延伸。制造业本身利润较低,但产业延伸后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利润空间和长远的发展机遇。

  董华副省长还询问了企业在发展中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政府解决,并要求相关政府部门做好对企业的对口服务工作。随后陪同调研的各级领导做了会议发言,对企业的发展提出了指导意见。最后刘董对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来到企业调研和省市各级政府部门对克林轻工发展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了衷心的感谢,调研活动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顺利结束。

  当天下午公司及时组织召开了高层管理会议,就如何贯彻落实董华副省长及各位调研领导提出的意见建议,特别是机制体制创新、装备水平提升、如何发挥年轻管理干部作用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会上各位高管各抒己见,对企业今后的发展也提出了很好的意见建议,此次调研活动对企业今后的发展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返回列表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版权所有:昆明克林轻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滇ICP备20006188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昆明